汗蛇(往事如烟)

汗蛇(往事如烟)

民领我们爬树掏鸦雀窝的那年,我十岁,他十四岁。十四岁的民在我们孩子当中自然成了“群龙之首”。

在村东的禾场上有一棵参天刺柏。在刺柏的杈桠上有个鸦雀窝。


这天,民在刺柏树下,很是“领袖” 地对我们说:“现在我要爬上刺柏掏鸦雀窝,你们在树下一定用布衫兜好,甭让鸦雀蛋打碎了!


的我们抬眼瞅刺柏上的鸦雀窝。鸦雀窝蓬蓬大大,在杈桠上随着微风的吹拂,摇摇欲坠。


民是第一个敢上刺柏掏鸦雀窝的人。我们都感到欢欣鼓舞。


民便束好裤腰,系好鞋带,朝手心里“呸!!”啐两口唾沫,然后轻舒双臂,捷如猿猴,“噌噌”几下爬上刺柏丈许。

民被人们用充满钦佩的目光一直送到树梢,在树梢上晃晃悠悠,宛若寒风中的小鸟。

民的每一举手投足都极为小心翼翼。有几次,眼看着民的指尖够着了鸦雀窝,但又总是差那么一点点。我们都为民捏了一把冷汗。


后来民的手终于伸进了鸦雀窝。民从鸦雀窝里抓出一团棉絮似的羽 毛。民便把这羽毛缤纷扔下。


树下的我们, 早就抻开衣襟, 做好一切准备工作。


但我们做梦也没想到,随着羽毛缤纷而下的还有一条蛇!那是一条花花绿绿的蛇。在我们幼小的年龄里,根本没有更多知识判断它是一条怎样的蛇。我们只知道很多人被蛇咬过后很痛苦,因此每每谈“蛇”色变。


那时,当肉坨一样滑冷的蛇“扑嗒”一声摔在我们脚下时,很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。只有眼尖的一个孩子大嚷一声:“蛇!”我们才如马蜂窝里被人捣了一棍,“哄”的一声四处炸开,叫的叫,逃的逃,根本忽略了还在树上的民。


民起初还没弄清这是怎么回事,正顺着树干往下爬,下到半截,忽然看见有一条蛇,昂着头,张着粉红的口,吐着黑色的信,正如扭曲的软剑一样,向上直刺而来。


民惊叫一声:“打蛇!


可我们愣怔在那里痴傻了一般,没有一个人去打正在爬树的蛇。危急中,民纵身一跃,跳下树干。


跳下树干的民,再也没有站起来。


民的脚踝粉碎性骨折。


过后,我们才知道那是一条不咬人的蛇,我们这里俗称“汗蛇”。据说,每当夏夜我们熟睡的当儿,它还专门爬到床头上舔我们脖颈上的汗呢!


再后来,民的脚踝直没有医治好,成为永久性的陈旧性骨折。每当见到一瘸一拐的民,我们都很痛悔。痛悔之余,我又深切希望民能原谅我们,假如那时民抓的是一只老鼠而不是一条蛇,我们就会勇敢地冲上去把它扑打下来,民的今日就不会是这个样子。

作者:吴万夫


坦白地讲,阳阳有一位情人叫青青。


青青是那种很妩媚很有气质的女孩子。阳阳和青青爱得如火如茶,难舍难分。有几次,阳阳曾动过要和妻子离婚的念头,但均遭到青青的拒绝。


阳阳说:“嫁给我吧,青青!我发现我越来越离不开你了!


青青说:“不!我们只能做情人,不能当夫妻!你不能伤害你妻子, 你若伤害你妻子,我就不会再理你!"


阳阳后来再没向青青说过此类话题。府


阳阳爱青青爱得如醉如痴。阳阳几天没见着青青,就魂不守舍,吃不香,睡不甜,心慌气短,烦躁不堪。阳阳对青青的爱,很深很苦,就像一道抽不尽的蚕丝,剪不断,理还乱。自从认识青青后,阳阳和妻子相爱的天平就发生了倾斜。


阳阳从外地出差回来,给青青捎的是一条价值五六百块钱的项链,而给妻子买的却是一条不到2元钱的装饰品。


有时妻子做饭太晚,眼看误了和青青的约会时间,阳阳无端地对妻子大嚷大吼。


阳阳在青青面前是条温顺的猫,而在妻子面前则变得声色俱厉。青青是枝头上的一-枚青果,阳阳就是一.位守园人。阳阳每天巴望着她,由青变熟,生怕她从枝头掉落,或是被别人摘走。


阳阳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。


阳阳有几个夜晚没约见青青,恹恹的,就像大病了一场。阳阳坐卧不安,吃不进饭,睡不着觉,憋得心里好难受。阳阳几次冒着滂沱大雨去找青青,结果被淋成了落汤鸡,仍是没找见青青。


后来阳阳意外地发现,青青瞒着他,总是以不同时间,不同场合,和不同的人约会。阳阳当场气得头晕目眩,天旋地转,几乎心肺爆炸!阳阳一连跟踪调查了几晚,终于弄清了那些男人的来龙去脉。


阳阳决定要和青青当面摊牌。


阳阳曾发誓今生只爱青青一人。青青也无数次对阳阳信誓旦旦地说,今生只对他一人好。可是到头来,青青说的一套,做的一套,阳阳便有一种受愚弄受欺骗的感觉。阳阳被羞辱和愤慨驱使着,攥得拳头嘎吧直响。


阳阳找到青青的当晚,谈话一开始就单刀直人。


阳阳说:“你不该欺骗我!我不喜欢大众情人'!俗话说:宁吃鲜桃一口,不吃烂杏一筐。我不是蜜蜂,凡是被采过花粉的花,我决不会 再飞过去嗅- -! .....


青青面红耳赤,瞠目结舌。


阳阳说:“我不想再见到你!我恨你,青青!是你把我推上了一条绝路!


阳阳说完踉踉跄跄而去。


阳阳那个夜晚用剪刀狠狠扎向自己的脉管。阳阳发誓要斩断和青青的那缕情丝。


阳阳的妻子抱着阳阳大哭。阳阳的妻子边哭边给阳阳包扎。包扎完毕,阳阳就向妻子讲述了自己这段悲伤的历史。门


后来,阳阳又给那十几个男人分别挂了电话。在电话里,阳阳通知了他们相聚的时间和地点,忙完这切,阳阳又拿腔捏调拨通了青青的电话。


当青青准确无误按时奔赴约会地点时,和青青相处的十几个男人早已麇集在那里,他们面面相觑。青青手足失措。最让青青忐忑不安的是阳阳也在其中。


阳阳成了这次聚会的主角。


阳阳故意给青青制造了一场不大不小的尴尬。


那场聚会之后,青青匆匆嫁给了山那边一条粗糙的汉子。个酒风只青青很少再回到小镇上。


阳阳的心中,从此再没有情人的位置。

作者:吴万夫

原文链接:,转发请注明来源!
「汗蛇(往事如烟)」评论列表

发表评论